移动版

酒钢宏兴:持续亏损,转型进军核电乏燃料后处理领域前景广阔

发布时间:2015-11-03    研究机构:国海证券

事件:1、公司发布2015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32.95亿元(-46.86%),实现归母净利润-35.27亿元(同期亏损1.36亿元),EPS-0.56元。

点评:1、销量和价格同时下降,三季报延续亏损态势,亟待转型。

受前三季度钢铁行业低迷,价格大幅下跌,公司收缩贸易业务影响,公司收入和成本均大幅下降。利润大幅亏损具体原因是:1)钢铁行业整体产能过剩,价格下跌,西北区域供需矛盾尤其严重;2)公司地理位置距原料及产品销售市场较远,运输成本较高;3)人民币贬值带来较大汇兑损失。

2、公司携手中核集团,享受百亿级的核电乏燃料后处理市场启动红利。

1)目前国际乏燃料大多采用临时湿式贮存再进入闭式循环的后处理方式.

核燃料经过缓慢裂变反应后,卸出乏燃料。但乏燃料相对于核燃料重量变化并不大,百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一年需核燃料约30吨,产生乏燃料约18.8吨,其中有高达96%的铀未经反应,具有强放射性。在送往处置库之前,乏燃料暂时贮存在核电站含硼水池中循环冷却并控制其反应性。

目前国际通行的乏燃料处理方式有两种:第一,美国为代表的“一次通过”开放核燃料循环方式,乏燃料经过冷却、包装后作为废物送到深地质层处置或长期贮存;第二,我国和英法采用闭式循环,乏燃料在核电站乏燃料水池中贮存5-8年后,运至后处理厂进行后处理。在后处理环节,乏燃料被切成小块,扔进酸里溶解,提取出有用的铀和钚重新作为燃料循环使用,剩下的废液交由玻璃固化厂进行固化,再装进特制的废物罐中,运送到永久性处置场封存。

全球现有商用乏燃料后处理能力为4760吨/年,相当于全球每年卸出乏燃料量的43%。法国拥有规模最大、工艺最成熟、技术最先进的商业乏燃料后处理及再循环产业。阿海珐公司已建成处理能力1600吨/年的乏燃料后处理厂。

2)我国将迎来乏燃料后处理需求高峰,后处理市场可达百亿级,乏燃料处理基金可提供资金保障。

我国乏燃料后处理能力较弱,但推广后处理迫在眉睫。目前,我国运营核电机组中,大亚湾核电站实现了部分乏燃料运输到甘肃离堆贮存,其余核电站乏燃料大多临时贮存在堆内水池,未做离堆贮存或后处理。大亚湾、田湾等多个机组乏燃料池已接近饱和,若不做离堆处理,将面临停堆风险。

此外,我国核电实行“压水堆-快堆-聚变堆”三步走战略,后处理环节提取的钚是快堆的重要燃料,因此,后处理也是发展快堆技术的重要环节。

我国现有运营核电装机装机2414万千瓦,加上2015年新投产机组,按每台百万机组年产18.8吨乏燃料计算,2015年产生乏燃料超500吨,加上2015年前暂时贮存在堆内和堆外水池内的乏燃料,累计需处理的乏燃料将达3000吨以上。至2020年规划运营机组5800万千瓦,当年产生乏燃料将达1100吨以上,若乏燃料一直未处理,累计需处理乏燃料近9000吨。

国际原子能机构测算的后处理费用800-1000美元/公斤,我们据此测算,2015年前未处理的乏燃料后处理市场空间130-165亿元人民币,加上2015年当年产生的乏燃料的25-35亿元人民币后处理市场,2015年累计需处理的乏燃料市场空间达155-200亿元人民币。2020年当年产生的乏燃料市场空间60-75亿元人民币,若乏燃料一直未做后处理,至2020年累计市场空间将达500-600亿元。

乏燃料处理资金已部分就绪。《核电站乏燃料处理处置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显示,自2010年10月1日起投入商运满五年的压水堆核电机组按实际上网电量0.026元/千瓦时提取并上交乏燃料处理处置基金。目前已征收约百亿,使用率不足5%,将作为后处理推广后的重要资金来源。

3)中核集团和甘肃将在乏燃料处理中扮演主要角色,中核龙瑞为主要实施单位。

中核集团是国内核燃料循环专营供应商,旗下中核清源为唯一一家具有运输乏燃料资质的公司,负责将核电站的乏燃料运输到乏燃料离堆贮存接收地甘肃的404厂。国内唯一一座动力堆乏燃料后处理试验工厂就建在位于甘肃的中核404厂,已取得热调试成功。

在中核集团2012年底发布的“龙腾2020”科技创新计划中,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200吨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示范工程被纳入首批8个科技创新示范工程之中。同时,中核加强对外合作,中法合作建设的处理能力800吨/年的中国核循环项目由中核集团负责建设,将于2020年开工,2030年建成。

甘肃将成为主要的核燃料后处理基地。甘肃省委已制定《“丝绸之路经济带”甘肃段建设总体方案》,明确“将利用中亚丰富铀矿资源,加快发展核电、核燃料生产、后处理以及核技术应用等产业,努力把甘肃建成国内最大的铀储备、转化、浓缩及后处理基地”的实施目标。除当前的乏燃料离堆贮存池位于甘肃外,根据《甘肃日报》报道,2015年7月2日,聚焦核燃料循环后处理产业的中核集团甘肃核技术产业园启动建设。

而中核龙瑞由中核集团2015年在甘肃注册成立,承担我国第一个核燃料循环产业示范项目及中核甘肃核技术产业园的建设管理工作。

4)公司与中核龙瑞签署合作协议,提供设备、原料、物流服务,提升业绩,并已公告明确实施战略调整,拟进入核电产业。

公司2015年8月29日公告,与中核龙瑞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共同在“中核甘肃核技术产业园”范围内开展合作,包括技术服务、产业开发等方面,必要时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公司按工程需要及自身能力提供工程建设配套、设备制造及大宗原材料供应服务。

核循环后处理和运输环节派生出巨大设备、材料需求。后处理环节需要大量的不锈钢、耐蚀合金材料类的特钢,但对设备的选材和设计非常严格,对防辐射、耐腐蚀要求较高。

根据国防科工局组织编写的《核电站乏燃料处理处置基金2011~2020年使用规划(专家咨询稿)》,2016年前后全国乏燃料年总运输量将增加到600组左右,在“十三五”期间,全国核电站所需外运的乏燃料总数将超过3000组,约为“十二五”期间的5倍多,运输需求急剧增加。与此对应,我国目前每年乏燃料的运输能力,仅为104组/年。

我国还不具备将生产乏燃料运输到处理地的特制的运输容器的能力,现今使用的为从美国采购的NAC-STC型(两台)和Hi-star60型商业压水堆乏燃料运输容器,单台容量分别为26组、12组,每台高达6000万美金,国产替代需求强烈。此外,乏燃料处理后形成mox燃料,对设备的抗辐射要求更高。

我们认为,核电乏燃料后处理和运输环节具有较高技术壁垒,部分设备国产化程度低,公司若可提供符合工程需求的设备和原材料,参与后处理产业链可获得较高比例的市场占有率,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业绩。另外,公司已公告明确正在实施结构调整战略,拟进入核产业及核电产业。

4、地方国企改革提速,公司国企改革预期加强。

近期地方国企改革提速,据甘肃日报报道,控股股东酒钢集团制定经营管理体制改革试点方案,提出通过健全规范法人治理结构、实行分级授权管理、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构建形成适应市场竞争新要求的经营管理体制机制,推动集团公司迅速扭亏止损。

方案出台标志着集团改革步伐加快,公司主业亏损严重,具有实施转型的必要性,可能成为集团加快改革的重点。

5、“买入”评级。不考虑转型核电产业链的贡献,我们预计公司2015-2017年EPS-0.72元,-0.72元,-0.71元。我们认为公司亏损情况在股价中已基本得到反映,我们看好公司通过转型进入核电乏燃料后处理产业链给业绩可能带来的较大改善,以及公司后期在核电方面进一步战略布局的预期,首次覆盖,给予公司“买入”评级。

6、风险提示:大盘系统性风险;项目合作进度不及预期;核电安全风险。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